何德何能博君青睐

抒发感慨之地。
博爱佛系,怕有冒犯所以建议别关注,或者善用屏蔽。
时间会治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琴墨城】长大后我就成了——

虚假的高岭之花和真实的二哈。

*沙雕脑洞预警,私设众多,自娱自乐

  众所周知,长得太过秀美,尤其是留长发的男孩子,小时候必会经历的一个噩梦就是——被误认为女孩子。

  琴墨城就是其中的一员,把他当作女孩子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后来成为队友的小冉冰。

  那时候他刚被选入训练营,跟在指挥官后头开开心心地进入训练教室,将昨晚上兴奋睡不着想了一宿的开场白在脑海里过了最后一遍,期待着自我介绍完毕后那些同龄孩子们热情的掌声。

  “小战士们,他是你们新来的伙伴,名叫琴墨城,你们可以喊他小琴。”

  等等?小琴?琴墨城被这个称呼惊得呆立原地,他觉得哪里不对,非常不对,又说不上来究竟出了什么错。

  “小琴,你和大伙好好聊聊。”指挥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留下一屋子陌生的面孔用着各色的眼瞳注视着他。

  “呃,那个……”琴墨城紧张得早把演练无数次的开场白忘得一干二净,支支吾吾了半晌,憋得脸都红了才冒出来一句:“大家好!”

  台下安静了片刻,忽地爆发出一阵大笑。

  “这新来的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杰夫拍着桌子大声调侃。

  “这么瘦弱,能不能打啊?不要到时候拖我们后腿!”唐尼跟着讥讽道。

  琴墨城哪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气得就要跑下台动手时,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那人有着一头醒目的白色短发,背对着他看不清面目,但一脚踩在桌上、一手指着台下众人的姿势太过帅气,琴墨城不由得看呆了。只听那人霸气十足地喊道:“你们给我听好,小琴妹妹我罩了,不许欺负她!”

  说句实话,琴墨城在当时有那么一瞬间的感动,但在听到“小琴妹妹”时就荡然无存了。

  “我叫墨城!不是小琴妹妹!”他愤怒地挥着拳头向冉冰冲去。

  然后他和冉冰就鼻青脸肿地躺在地板上握手言和,成为了好哥们。

  “挺能打啊,小琴。”冉冰拎了两瓶水来,丢给墨城一瓶。

  “叫我墨城。”琴墨城阴着脸,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灌下大半瓶。

  冉冰笑着打趣:“你要是天天摆出这张臭脸来,保准以后没人把你认错成女孩。”

  这当然是玩笑话,但是脑子显然没有看上去那么聪明的墨城当真了。

  他正打算回去照着镜子练练,路过天台时遇到了同样长发扎辫子的美少年查尔斯。虽然他很反感别人搞错他的性别,但在面对这样一个金发美人的时候,墨城的第一反应仍是——这女孩真好看!

  所以说好看的长发男孩不被认错成女孩是不可能的。

  查尔斯第一时间就从墨城的眼神中意识到了问题,不等墨城开口,抢先瞪着他骂道:“闭嘴!愚民!”

  “啊?”墨城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寻思着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这女孩怎么这么大火气。

  “收起你那肮脏的嘴脸,给我从这里滚出去!”查尔斯还在骂。

  墨城眨巴着迷茫的眼睛,想了又想,决定用拳头来说话。

  “原来你是怕被当成女孩,所以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墨城坐到查尔斯身边,将刚刚打架时不小心弄掉的蝴蝶结还给查尔斯。

  查尔斯接过蝴蝶结,冷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仔细地扎辫子,但他的手刚刚在打架时碰了个口子,显得有些费力。

  “我帮你吧。”墨城有些不好意思,他没想到查尔斯那么不经打。

  查尔斯看见墨城那随意至极的发型,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谁要你帮!”

  墨城悻悻地收回手,看查尔斯在那里和头发搏斗,觉得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缓解气氛。“其实……我也会被人当成女孩子。”墨城十分真诚地说,“不过有个很帅的女孩告诉我,只要天天摆着张臭脸就不会被认错了。”

  查尔斯系上蝴蝶结的手一抖,用看稀有动物的眼神看着墨城:“你是不是傻?”

  “啊?”墨城觉得自己很难跟上查尔斯的思路。

  查尔斯在那一瞬间想起了小时候父亲带他去畜牧区看到的小奶狗,他顿时来了兴趣,抬起头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道:“问题的关键不是表情,而是气质。”

  “气质?”墨城越来越糊涂了。

  “你要从内到外表现出一种不可侵犯的高贵与威严。”查尔斯说着,挺起腰板抬高下巴,俯视着墨城道,“就像这样。”

  “喔。”墨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查尔斯强忍住笑意,挥手道:“回去好好练习。”

  多年后,当已成为光影会首的查尔斯再见到琴墨城时,震惊地发现后者对“高贵与威严”的理解存在着彻底的偏差。

  一脸阴鸷忧郁待机表情的猎荒者抬起机械臂,向他道了声:“会长大人。”

  不不不,不应该是这样啊,高贵呢?威严呢?小奶狗呢?怎么会变成这样?查尔斯懊恼地从墨城面前走过,看到了他身边站着的高大男人。一定是马克的错!他忿忿不平地想。

  当然,琴墨城并不知道这些,他觉得自己已经充分理解并实践了查尔斯的“高贵与威严”理论,那不就是“骚”和“凶”吗?

  这么想着,他愉悦地在猎荒者合影上抬高下巴,摆出了最“高贵”的姿势。

拿桃花笺单抽,突然欧皇
虽然不是推小侯爷线的,不过这张卡面真好看www

啊啊啊无情的限定!我终于有无情的天赐啦,终于有限定啦!而且还是我最缺的性情卡!心满意足!

游历获得的月牙儿和旅妹互动,真甜。

小无情超级可爱!
大宋醋王是从小开始的,这次的吃醋对象不是林峯和王希孟,而是叶问舟师兄了hhhhh
似乎这柄没送出去的剑给了金剑,后来又被女主拿到了。
啊后面开虐什么的我就当不知道,无情一定能平安从铁血大牢出来的嗯!

大宋第一励志青年顾惜朝,就算今天是生日也要心怀天下,与知己(情人)共议家国大事!
简单放了几张剧情+赠礼+卡面+书信,对比小顾文采斐然的回信,我看着自己写的贺笺深感惭愧...
卡面是真的好看!建议与送的头像框一起使用,赏心悦目的清凉感觉。
“彼其之子,美如玉。
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我要吹爆无情师兄和他的发声者夏磊老师!
这段话我之前就在群里看到过,那时候还不以为然,觉得怪肉麻的,结果等我真过到这段剧情的时候,当夏磊老师用无情独特的清冷嗓音那般温柔而小心地问“可愿做我的娘子”时,我忍不住眼睛酸涩,哭了好几分钟才缓过来,接着过剧情。
也许有几分带入自身吧,毕竟没人向我求婚过嘛。但更多的还是对无情与旅妹间的深厚情谊所感动吧,我就是非常吃这种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却磨难重重、在生死间挣扎的爱情!无情当然非常好,旅妹真的也是我见过的最令人舒服的女主啦,百分百相信无情,百分百替无情考虑,努力去寻找事情真相,自强不息,勤勤恳恳,娶进门肯定会是个贤内助哒,无情公子请加油XD

我明明走的是无情线,为什么总是抽到你啊小顾!
用丁老板今天送的万丈红尘抽的,新号第一张限定啦,还是很开心的,但是我想吐槽,为什么我每一个号的第一个天赐都是你顾惜朝,而且还是同一张琴瑟友之啊?我知道小顾你很有才华,但是我超缺财力的,毕竟一张小侯爷都没有。这张琴瑟友之emmmm财力27,大概是最穷天赐了吧...
小侯爷名言“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穷得令我发笑的人”已设为启动音(눈_눈)

遇见逆水寒今天公测了,等待已久的我去新服开了号重新体验一把,想看看和以前的有什么不同。
截图是一些很主观的觉得不错的地方。
先说说剧情吧,主线内容大体上没有变化,不过多了不少细节,改成女主一开始车祸失忆了,不过在梦里听到男主们的声音了哦(非常感动),然后接上了现代剧情,穿越仍旧是清明上河图,接下来古代的剧情差不多。比较有意思的是这回女主总觉得之前来过宋朝,有在这边的印象,我怀疑这就是指我们玩家们在关服前在游戏里的经历呢。
本人博爱党,不过偏心无情,所以选他的线,这次在与无情师兄相遇后终于用回忆的方式提了无情“月牙儿”这个称呼的由来!少年无情真好看,虽然没有语音略有些遗憾(夏磊老师表示自己配不了少年音),但这清朗疏雅的风姿一点不比长大后逊色啊,而且比青年时可爱温柔许多,少年人真好,怎么长大后就那么傲娇XD 大宋探索的时候也选了无情,如果这时候碰到别的男主的剧情,小小的Q版无情就会说:“有我保护你,还不够吗”哈哈哈哈哈是醋王无情了。
方应看仍旧出场三句不离无情,我甚至怀疑女主要不是无情的师妹,小侯爷根本不会理她,不过穷得发笑这个梗再听一次还是很好笑,哈哈哈哈心疼又捡到白菜枯枝的女主。
对了对了,这次无情与女主初遇时提到了叶问舟师兄呢,而且称呼他“问舟”,感觉似乎交情不错的样子呢,应该也是小时候的玩伴吧?(突然萌生两位师兄青梅竹马的大胆想法)
顾惜朝的初见似乎改了,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其实我也记不太清之前是怎么样的了,不过这次的画摊剧情我非常喜欢,顾惜朝的人物魅力展现得很好,终于不再是穷困潦倒的倒霉书生啦。(一下子拿到四十五两呢,够他花好久了吧)
至于燕无归,基本没什么改动,而且他的主要剧情在后面,我还没开第三章,所以就先说这么多吧。
由于本人是剧情玩家,氪金系统不太了解也没怎么体验,为了拿无情卡只微氪了个新手礼包,顺便看了下图鉴发现无情稀世加天赐的卡是最多的哎XD
这次改版后游历不能四处去答题捡红尘了,不过多了个大宋探索,这个可以获得红尘,但比较有限,而且刷需要新的道具,所以红尘没那么好捡啦。不过获得红尘的途径没有变少哦,除了保留下来的签到和每日定时免费领的红尘外,成就系统也可以拿红尘,等玩到后面把卡养起来获得的途径就更多了,所以虽然多了很多氪金道具,但不氪金的话照样可以好好玩的,阿遇仍旧非常良心呢。
最后照例祝大家都能抽到天赐www

回顾了一下自己写过的那些东西,发现第一本小说完成于小学六年级,手写的,断断续续在本子上写了大概一年,没算过多少字,但感觉不太多,内容上一开始是穿越但很快就忘了这个设定然后开始了玄幻仙侠恋爱,讲的是七个继承了神兵的男女各自找对象并且最终全部喜结连理的美满故事。原来我当年也是写过HE的嘛,虽说恋爱的过程很狗血就是了。

第二本小说是在初中,大概是初二开学前后,写了半年多吧,也是手写在本子上,然后写完就送人了,如今自己手上也没有存稿来着。大概记得是个武侠言情类的小说,男女主是各自家族继承人,虽然相恋但是隔着血海深仇,反派势力从中挑拨,最终在经历一系列波折后两人约定决斗,结果重伤平手,女主下落不明。男主回去后吞并了女主的势力,剿灭反派,然后以女主的名义创办了个武校,由男主亲自面试招生。结局是几年后,男主在报名的新生里见到了女主。虽然里面男女主智斗的部分现在看来太幼稚了,不过这种强强cp还是很带劲的,而且是难得的HE哎。

再之后我就没有完结的小说了,短篇的不算,稍微长一点的基本都坑了,纵马那篇写得最长,用时也最长,二十多万字的时候也坑了。若论上两万字以内的小短篇,零零散散也写了不少的,但大多是些同人,原创的少得可怜。而且这时候开始亲妈逐渐向后妈转型,起笔就是虐,少有不死人的,导致有时候虐得我自己都写不下去弃坑了。欢乐向的日常文也能让我越写越虐,flag越立越多,到了真该收人的时候又舍不得。唉,我什么时候才能正儿八经写完第三本完结小说啊。虽说现在着手写的卧风搞了一年,世界观背景什么的都搭好了,也写了好多章,没想到到了司马出场的时候纠结了一个月多卡在描写上,要怎么样才能写出符合他潇洒又沉重、冷厉又温柔、狡猾又重情、骄傲又自卑的性格的外貌来?今天突然想明白了,这种不是三言两语说的清的东西直接写故事就完事了,写什么外貌描写。回头再想想,是自己太执着于人物,但人物是服务于故事的,故事才是一本小说最关键的所在,所以重要的是讲好我的故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同人影响太深,总想着人设人设的,好人设确实出彩,但也得有足够让他们出彩的故事舞台呀。

啰啰嗦嗦又说了一大堆,这次有了新的想法,希望可以好好修改把故事写完。“净君扫浮尘,凉友招清风。”大概会是以扇子为主题的故事,敬请期待啦。